老和360 > 相声新闻 >

相声全才常宝堃

高玉琮

  在天津,年过七旬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相声演员“小蘑菇”的。

  1951年4月初,“小蘑菇”与著名弦师程树棠牺牲在朝鲜战场,天津市立即成立了治丧委员会。5月15日公祭,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总团团长廖承志,副团长陈沂、田汉专程来津祭悼。5月18日送殡,数万人排成了数里长的送殡队伍,走在最前边的是廖承志团长,陈沂、田汉副团长,天津市市长黄敬,副市长许建国、周叔弢及各机关团体的主要负责人。一位相声演员和一位弦师逝世,获如此待遇,史无前例。还有众多的观众,走在送葬队伍中,无不哭泣。“小蘑菇”的师父张寿臣更是失声痛哭,在灵堂诵念了他为爱徒亲写的祭文:大哉长城!壮哉常、程!噩耗传来,雷震心惊!令人伤痛,令人心疼!宝堃之死,使我痛不欲生。想他幼年,如在目中:那年尔拜师,年方八龄,处处可爱不可多得的灵童。朝鲜慰问,为国牺牲,永垂不朽,万古英风!我要向你学习,师生反作师生。两位演员去世,其出殡场面之大,空前绝后。

  “小蘑菇”是艺名,本名常宝堃,北京人,1922年生于张家口。其父常连安原是在富连成学京剧的,与京剧大师马连良同科,后因嗓子倒仓,成为戏法儿艺人。他4岁时随父流浪卖艺,在张家口、唐山等地变戏法儿。5岁开始向父亲学说相声,7岁时来到天津。当时,作为相声领军人物的张寿臣尚未收徒传艺,也是因为张寿臣收徒条件很严,一是北京人,二是长得标致,三是机灵。“小蘑菇”符合条件,成为张寿臣的大徒弟,尽管刘宝瑞、戴少甫等年岁比他大,但拜师晚,也要管他叫“师兄”。在师父的教诲下,“小蘑菇”进步飞快,说、学、逗、唱全面,演技出色。开始时由父亲给他捧哏,13岁时就应邀在天津中华电台直播演出。不久,与艺名“小龄童”的赵佩如搭档,更使他如虎添翼。“小蘑菇”17岁在“大观园”演出时,报纸广告称他是“相声泰斗”。17岁被誉为“泰斗”,可见他的艺术水平之高。确实,他已形成火炽、善逗的表演风格。所表演的相声节奏快、废话少、笑料多、包袱响,表演活泼、滑稽突梯、火炽热闹,尤善于临时抓哏。虽嗓音欠佳,但字清句楚,韵味十足。尤在学、唱方面有着非凡的才能,如在《闹公堂》中学刘文斌(京东大鼓)、于瑞凤(莲花落)等人的演唱,几近本人;学乞丐叫街并用叫街的嗓音说话,堪称一绝;在倒口活中,学山东、山西、河北的方言惟妙惟肖。他多才多艺,反串京剧时,擅演净、丑,如演《连环套》的窦尔墩、《法门寺》的刘瑾、《拾玉镯》的刘媒婆等,颇得观众好评,还饰演过旦角宋巧姣。18岁时,他与有“相声大王”之誉的师父同台演出,师徒排名居然并列。当年,“兄弟剧团”成立,他是创建者之一。演出了多部笑剧(类似今日的相声剧),他是第一主演。许多相声艺人如马三立、赵佩如、佟浩如等,也都在笑剧里扮演角色。他从17岁时起,应多家唱片公司之邀,灌制相声唱片二十多张,有《大上寿》《卖估衣》《学四省话》《闹公堂》(两张)《女招待》《嘉禾丰粮》《摆卦摊》《书迷闹洞房》《新新数来宝》等。灌制唱片之多,在相声界无人可比。再有,过年时他在电台播出相声前,给听众拜年,也是因为他岁数不大,天津有给压岁钱的习惯,没想到几天后家里就会收到大量的来信,每个信封里都装着给他的压岁钱,可见天津百姓是多么喜欢他。

  常宝堃在日伪时期,表现出了他的民族气节和骨气。

  一次,常宝堃表演《耍猴儿》,这个段子的台词有耍猴儿的敲锣的句子。他临时加了一句台词:“对不起,我今儿可没带锣来。”赵佩如有着丰富的表演经验,知道他要“现挂”(相声术语,即即兴抖包袱),就说:“您的锣呢,是不是没了?”他说:“没了,都‘献铜’了。”他这个现挂让台下的观众都笑了,但不是开心的笑,而是苦涩的笑。因为当时日本侵略者为了制造武器,便大肆搜刮铜铁。他说“都‘献铜’了”,是对日寇这一所作所为进行的针砭。

  还有一次,他说《卖估衣》,一上来就现挂:“各位是不是都看到了,现在很多的商铺都大甩卖,门口都竖起了‘本日大卖出’的牌子。这几个字要是倒过来念,就有意思了:出卖大日本!”这个包袱不但让观众大笑,还让他们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他还与二哥常宝霖创作了《牙粉袋儿》。从“说相声的艺人不容易”入活,再说艺人们具体的艰难,最后说到了物价:“下一场雨,面粉落一回价,一连下三场雨,面就更便宜了,不过袋小点儿。”赵佩如问:“多大的袋儿?”他抖包袱:“牙粉袋儿。”

  当时,他还因为拒绝日伪当局让他写歌颂日伪的段子,而几次被捕,但他始终坚贞不屈。

  1948年1月15日,天津解放,他很快就创作了《新对联》等新相声。他在朝鲜战场牺牲后,天津市人民政府授予他“人民艺术家”称号,他当之无愧。

上一篇:相声只能前进

下一篇:1月7日,德云社20周年巡演广州站爆笑来袭!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