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悦读首页

综 合

生活小常识

知 识

人 文

行 业

养生菜谱大全

人生感悟

相声小品剧本

合同范本

当前位置:老和360 > 悦读 > 人文历史 >

一个商人如何说服督抚们抗旨?

 
  张謇,江苏人,清末状元,主张“实业救国”,中国棉纺织领域早期的开拓者,毛泽东在谈到中国工业的发展历史时曾经说过:“讲重工业,不能忘记张之洞;讲轻工业,不能忘记张謇。”
  
  其实,张謇本非商人,据历史学家章开沅所著的《开拓者的足迹——张謇传稿》,他1894年考取了状元,名动全国。悲剧的是,同年清朝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令张謇悲愤万分。不久,受到南洋大臣张之洞的鼓励,张謇离开翰林院,走上了实业救国的道路。
  
  作为江苏人,张謇注意到南通产的棉花纺出来的棉纱被誉为“力韧丝长,冠绝亚洲”,张謇就由此入手,准备筹资开办“大生纱厂”。办厂之路从一开始就举步维艰,虽然在南通人的鼎力支持下,张謇顺利确定了厂址,可接下来还要搭建厂房、购买机器、采办原料、聘请工人,粗略算下来,要办成一个规模大到能在棉纱市场发挥影响力的工厂,至少需要白银一百万两,按实际购买力计算,相当于今天的人民币两亿多元。
  
  可惜,张謇的状元之名,引来的只是一群好奇的围观者,面对筹集如此巨资,仅靠几个热心乡绅几百两、上千两的投资显然是无济于事,张謇于是想到了上海买办。他放下状元的脸面,挨家挨户拜访这些财大气粗的买办,向他们细陈大生纱厂的未来发展与经商理念,但是由于当时纺纱市场不景气,同时也对张謇的办厂能力有所怀疑,整整一年的时间里张謇几乎一无所获。他在无奈之下,利用在北京的关系施压,希望当地官府能够拨款相助,没想到这引来了胥吏的敌视,竟然将原本固定拨给读书人的书资转给了不知情的张謇。当地儒生本就认为张謇经商是有辱斯文,见他把儒生的苦读钱拿去做生意,更是怒不可遏,一时间张謇成了人人喊打的“儒林异类”,张謇得知后赶紧把这笔钱退了回去。
  
  张謇想出了应对之策——打“高官牌”。他接连投书给张之洞、刘坤一和盛宣怀等人,希望他们能助自己一臂之力。张之洞本就对张謇有好感,他手边正好有一批陈旧的纱锭,便以入股的方式转给了张謇,而刘坤一和盛宣怀虽然不像张之洞那样鼎力相助,但看在曾经同朝为官而且张謇还是新科状元的份儿上,也大大敷衍了一番。事情到此就好办了,张謇找来一批人,将张、刘、盛等人合力帮助自己建厂的事情在街头巷尾广为传扬。上海的买办最是务实,他们听说洋务派的头面人物张之洞和两江总督刘坤一都出面来帮张謇,特别是盛宣怀,那是出了名不吃亏的头号官商,连他都帮大生纱厂,说明这个厂子将来肯定有巨利可图,于是南通张家一下子从门可罗雀变得门庭若市,不到三个月,大生纱厂就顺利开工了。
  
  真正令国人瞠目结舌的事情还在后面。
  
  大生公司开办的三年之后,也就是1900年,“庚子之乱”令京城商业遭到重创。仅前门大栅栏一带,义和拳的大师兄一句“烧洋药”,焚毁店铺4000余家,京师20多家炉房亦全被焚毁,钱庄全部被迫歇业。银钱既不流通,市场交易全停,只不过一夜之间,商业繁华的北京城竟然连一处能开张的买卖都找不到。
  
  消息传到南通,张謇可急坏了,他一方面为国忧心,另一方面也替自己的大生公司担心,一旦义和拳和八国联军闹到东南诸省,那不用问,大生公司首当其冲,必不可免。事实上这个时候大生公司已经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在张謇存世文稿中有这样的记载:“北方兵衅忽起,警及东南,商贾缩手,积纱盈栈,无人过问。”由于北方战乱,大生公司的纱布产品已经到了无人问津的地步,无论于公于私,张謇都迫切地希望能找出一个办法来,让东南省份避免这场浩劫,同时也能保住自己辛苦创立的大生公司。
  
  当时的张謇认识到中国还不具备跟侵略势力抗衡的能力,必须曲线救国,先保住中国的商业,才有机会对抗。张謇决心让东南诸省的督抚抗拒朝廷的宣战命令,代表地方上单独与洋人签订一份互不侵犯协议,来稳住东南局势。
  
  为了达成这个目的,张謇需要说服哪些人冒着砍脑袋的危险抗旨不遵呢?第一个就是两江总督刘坤一,然后是湖广总督张之洞,再接下来是两广总督李鸿章,最后便是山东巡抚袁世凯。
  
  这是一个令常人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张謇开始行动了。他首先利用自己在商界的地位,先后联合九江、汉口等地的大茶商和上海的大资本家叶澄衷等人,大造声势舆论,要求各省督抚安抚民心,特别是不得按照朝廷的命令纵容义和拳滥杀无辜,以免招来洋人的报复。等舆论造得十足了,张謇便请求面见两江总督刘坤一,刘坤一正在焦头烂额,也要借机了解商人们的想法,所以很快接见了他。
  
  不出张謇所料,当刘坤一听到他的请求后,犹豫不决地说:“两宫将幸西北,西北与东南孰重?”
  
  按理说,皇帝在哪儿,哪儿就更重要,这是不需问的,可是张謇却巧妙地回答:“虽西北不足以存东南,为其名不足以存也。虽东南不足以存西北,为其实不足以存也。”
  
  虚名和实力哪个更重要,聪明如刘坤一一听就懂了,只要保住了东南膏腴之地,就算北方打得再烂,不出几年国家还能恢复元气,可要是连东南省份都战火连天,那可真就离亡国不远了。
  
  在张謇的点拨下,刘坤一总算是理清了思路,于是他联系上张之洞、李鸿章、袁世凯等人,这些人都是官场中混了一辈子的人尖子,一听张謇的主张都觉得有道理,可是抗旨不遵是死罪,他们不由得犯了难。这时候张謇不紧不慢地来了一句,既然皇上和太后都逃出京师了,在紫禁城发号施令的是谁呢?
  
  一语点醒梦中人,为今之计只有不承认这道宣战诏书是朝廷发出来的,这才能逃脱不遵旨意的罪名,难为张謇竟然率先想到了这一点。两广总督李鸿章立刻通电全国,说“此乃乱命,粤不奉诏”。张之洞和刘坤一也心领神会,置朝廷旨意于不顾,上奏时说:“东南诸省若再遭蹂躏,饷源立绝,全局瓦解,不可收拾矣,唯有稳住各国,或可保存疆土。”
  
  就这样,在张謇的布局下,东南诸省的督抚与各国驻沪使馆签订了一份协议,协议的内容几乎就是张謇提出的全部主张,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上海租界归各国共同保护,长江及苏杭内地均归各督抚保护,两不相扰,以保全中外商民人命产业为主”。这就是近代史上著名的“东南互保”。史学家戴玄之这样评价“东南互保”:“由于东南互保,始使风雨飘摇的中国,幸免瓜分之祸。糜烂仅限于大河以北,东南半壁未睹烽烟。”
  
  世人只知道“东南互保”是督抚合力的结果,却不知道是商人张謇率先倡议并力促完成,张謇的这一套“高官组合牌”打得又稳又狠,这些有名望的大官都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他棋盘上的马前卒,据史料记载,由于东南安靖,江南各省新开各式新厂近百家,大生纱厂也“纱路大畅”。
 

下个视频

上个视频

推荐悦读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