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悦读首页

综 合

生活小常识

知 识

人 文

行 业

养生菜谱大全

人生感悟

相声小品剧本

合同范本

当前位置:老郭网 > 悦读 > 相声小品剧本 >

相声剧本《迎春花开》

甲:(唱)哎……

乙:这位唱上山歌了。

甲:(唱)同志呀,对起来哟……

乙:要跟我对唱。

甲:(唱)我来问问你:祖国大地开什么花?

乙:(唱)哎,同志呀社社队队开红花!

甲:行啊!

乙:还有什么!

甲:(唱)同志呀,我再问问你,我的手上开啥花!

乙:(唱)辛勤劳动开茧花!

甲:(唱)我再问问你,我的脸上开什么花!

乙:(唱)大干巧干开汗花!

甲:(唱)我再问问你,我的心里开什么花?

乙:(唱)你的……爱什么花就什么花!

甲:对不上来了?

乙:我知道你心里开的什么花?

甲:我最近特别高兴,心里就象开花一样!

乙:对,粉碎“四人帮”,思想大解放,无论是工人、农民、知识分子、解放军,个个干劲百倍,人人心情舒畅,真是“心花怒放”啊!

甲:对!可我心里比你还多开一朵花!

乙:多开一朵什么花?

甲:兰花!

乙:兰花?

甲:啊。

乙:你心里开兰花,我心里开刺梅,扎不扎?

甲:兰花是人名。

乙:谁呀?

甲:是河东大队党支部书记,回乡知识青年,生产劳动的能手。她是我哥哥的弟妹,我弟弟的嫂子,我丈母娘的闺女。

乙:说你妻子不就完了吗!

甲:对,我这妻子可不简单。

乙:怎么呢?

甲:兰花结婚那天,扛着锄头过门,第二天挽起裤管下田,结婚不误生产,全村男女老少谁都称赞呀。

乙:哟,兰花是受人敬爱的人。你这妻子是谁给介绍的?

甲:我给介绍的。

乙:啊?自己给自己介绍对象?

甲:我们俩是一个公社的,她在河东我在河西,一河之隔。在劳动竟赛中两个队开展劳动对手赛,我俩趁机会便建立了战斗友谊。

乙:哟,过去就认识。可中间也得有个人牵线哪!

甲:不用。我们山区自古以来有唱山歌的习惯,青年男女,你有情我有意,站在山头上对歌,对好了登记就结婚。

乙:嘿,连封信都甭写,省邮票!

甲:可费嗓子!我和兰花整整唱了五年的歌啦!

乙:怎么唱这么长时间?

甲:主要是我们不断的闹矛盾。

乙:哟,这可不好。

甲:这也是正常的。

乙:有了矛盾可要互相谅解。

甲:不是谅解的事。闹矛盾也不怨我也不怨她。

乙:不怨你不怨她,那怨我呀?

甲:没你什么事。

乙:我知道了,所以闹矛盾,是因为你们俩脾气不合。

甲:谁说的?我这个人办事喜欢干净利落,说干就干;她喜欢泼辣麻利,硬打硬拼,可以说是天生的一对儿。

乙:要不就是你们在感情上还有距离。

甲:谁说的?她想的是大干社会主义,改变山村面貌;我想的是为革命种田,建设社会主义新山村。可以说,“情投意合”。

乙:那就是你们彼此了解的还不够。

甲:谁说的?兰花思想正,朴实能干,在群众中有威信,她高中毕业,回乡务农,前年二十五岁,八月十三日的生日,小名叫二妹子,最喜欢吃辣椒。

乙:全了解清楚了。要不然就是你们俩打架了。

甲:谁说的?她鼓励我,我帮助她,连脸部都没红过,打什么架!

乙:要不然……你们这事还真难管。

甲:闹矛盾是这么回事,前年我们商量好了:春节结婚。

乙:好哇,向你们祝贺!

甲:我告诉我妈,准备准备,扫扫房。

乙:就手吃你的喜糖!

甲:矛盾出来了!

乙:什么事?

甲:当时县委发出了战斗号令,为大搞农田基本建设,苦干一个冬春,拿下拦河大坝。各公社立即组织民工开赴工地,投入施工。兰花一听说这个工程要半年时间才能完成,她可着急了。

乙:她着急结不了婚啦。

甲:不,公社没有给他们任务,她着急了。

乙:着急去不了。

甲:我也是心里着急。

乙:你也怕去不了。

甲:她要一去半年,我就结不成婚了。

乙:这倒好,想到两处去了。

甲:兰花立即组织了青年突击队,再三向公社请战,第二天就出发,开赴工地。

乙:那婚期就得推迟。

甲:我一听说他要去,我那脾气上来了:“你去?你要敢去……我也去……”

乙:你也去呀!

甲:这任务谁不争先恐后哇?大河涨水小河满,大河没水小河干。一事当前是先想想是为公还是为私,推迟半年婚期有什么了不起的,别说半年,就是推个十年八年的--


乙:你也心甘情愿。

甲:那也太长了!

乙:嗨,也不会推十年八年的。

甲:青年突击队在兰花姑娘的带领下,高举红旗,英姿飒爽,出发了。我唱了一只山歌给他送行。

乙:怎么唱的?

甲:(唱)“兰花好比骑快马,又似行船把帆挂,满怀壮志上战场,我决不把后腿拉!……”

乙:好!

甲:“……最好早点转回家。”

乙:嘿,还留个后钩!

甲:她们走了我没去成,留在队里好好干,要和他们比一比,不能落在后边。

乙:对,这才是真正的感情哪!

甲:要说这半年也快,一晃过来了。兰花姑娘满面风采,抱着大奖状回来了。你看兰花多象是翱翔的雄鹰!

乙:对,象翱翔的雄鹰!

甲:不,她比雄鹰更矫健!你看兰花姑娘多象凌空的海燕!

乙:对,象海燕!

甲:不,她比海燕更有理想!你看兰花姑娘多象洁白的海鸥!

乙:对,象海鸥!

甲:不……她比海鸥更有朝气,你看兰花多象……

乙:不!……她到底象什么呀?

甲:兰花多象兰花呀!

乙:都比没了!

甲:赶快告诉我妈,准备准备,扫扫房。这可……

乙:吃你的喜糖了!

甲:矛盾又来了!

乙:又来了?

甲:她们大队改选,兰花当上了生产队长,担子重了,对她的要求更高了.兰花想:我还缺乏经验,还得要推迟婚期.

乙:兰花想的是工作.

甲:尤其身为干部,干部干部,得先干一步,结婚的事先不能考虑.

乙:你同意不同意?

甲:当然同意!兰花想得有道理.其实我也想到这一步了,兰花不提我也会提,就是兰花要求马上结婚___

乙:你都不同意?

甲:我也赞成.

乙:还没下决心哪!

甲:当天晚上,我站在山头上,明确的表示我的态度.

乙:你怎么唱的?

甲:(唱)“山间翠竹青又青,岭上松柏根连根,兰花挑担千斤重,推迟婚期小事情!”

乙:好!

甲:“下次别推行不行?”

乙:你怎么老留个尾巴呀?

甲:整整一年我没给她唱歌,让她集中精力,把劲头使在工作上。这一年她们队变化太大了。

乙:兰花积累了工作经验。

甲:我一看这回差不多了,告诉我妈:准备准备,扫扫房。

乙:这回该吃你的喜糖了。

甲:可又来矛盾了。

乙:他这矛盾是不少。

甲:县里组织了到外地学习观摩的参观团,指名让兰花参加。

乙:那得去呀。

甲:我妈一听可急了,说:“孩子,你不能向县里请示请示?”

乙:请示什么?

甲:“她年龄也不小了,留她在家结婚,你替她去……那还是结不成……”

乙:老人家也没注意了。

甲:可我态度很明确,去外地学习,这是好机会,学了先进经验,更好地推动我们建设社会主义,推迟婚期应该!

(唱)“桃花落瓣李花开,年年冬去春又来,虽说婚期推几次,换来了红花遍地开!”

乙:真不错呀。

甲:可是自从兰花从外地归来,也见不到她的踪影了,也听不到她的歌声……

乙:哟,上哪儿去了?

甲:不知道呀!我妈更急了:“孩子,是不是你唱的嗓子太小呀?哎,人家姑娘社里社外都属这个(伸大拇指),虽说你干得还不错,可还是比不上人家,我看呀----”

乙:拉倒算啦!

甲:“再唱一回去!”

乙:老人家还是舍不得。

甲:我说:“妈,您别着急,兰花不会变心,我今晚上给你唱来,如果唱不来……”

乙:怎么样?

甲:我明天还唱去!

乙:你也就这主意。

甲:到了晚上,我估计她已经吃完饭了,站在山头上我可就唱起来了:

(唱)“哎!山歌过山又过岩哟,兰花姑娘你快出来哟!”

乙:没动静呀?大声点。

甲:(唱)“山歌过山又过岩哟,兰花姑娘你快出来哟!”

乙:还没出来呀?再大声点。

甲:(唱)“山歌过山又过岩哟,兰花姑娘你来不来哟?”

乙:还没出来,再大声点。

甲:(唱)“山……”

我都唱不出来啦!

乙:准是没在家。

甲:第二天晚上我又去了:

(唱)“山歌过山又过岩哟,……”

出来啦!

乙:兰花姑娘?

甲:邻居张大爷。“小伙子,三更半夜,吵得我都睡不着觉了,你这是干吗呀?”我说:“张大爷,没事儿,明天队里山歌比赛,我练练嗓子。”

乙:他还真会拐弯儿。

甲:又唱了一个多钟头,还是没人回答。第三天我又去了。


乙:还去唱呀?

甲:这回我不上山唱了,我过河找她去。我跳上一条小船,手使双桨:

(唱)“小船轻轻顺水流,盼了春来又盼秋,兰花姑娘何处去,找不到你不罢休!”

乙:决心还真大。

甲:就这小船划了二十多分钟,还是没到对岸。

乙:河面够宽的。

甲:不,我忘解绳子啦!

乙:咳!

甲:上岸进村,一看这气氛,我明白了 。

乙:明白什么了?

甲:一派热气腾腾的场面,真有股革命的干劲!这兰花还真敢干,一个大队都没敢造水库!

乙:人家在工地上忙着哪!

甲:我一边干一边找,扁担队里肯定没兰花。

乙:怎么得?

甲:全是男的。

乙:那是没有。

甲:嘿,那边干什么的?

乙:哪边儿?

甲:(唱)“口唱山歌心欢畅,铁锤叮当响四方,‘半边天’不怕汗水淌,巧手绣出新山乡。”

乙:那是女石匠开山打石呢!

甲:“同志,你休息会儿,我抡几锤!

(唱)叮叮当,叮叮当,兰花姑娘在何方?不见人影见精神,我永远拿你做榜样!”

乙:要向兰花姑娘学习。

甲:一边打锤一边看,这女石匠中没兰花。

乙:怎见得?

甲:全是大娘。

乙:那是没有。

甲:哎,那边打隧洞的有没有兰花?

乙:过去问问。

甲:“同志,兰花姑娘在这儿吗?”

乙:“你是哪来的?”

甲:“我是……我是上边派来的记者。”

乙:“记者三更半夜来?”

甲:“啊,晚报记者。”

乙:没听说过。

甲:那人一听说是记者,信以为真了。跑进洞里一会儿把兰花叫出来了。

乙:你还真行。

甲:兰花见我,非常亲切地问了我一声。

乙:问你什么?

甲:“你干吗来了?”我说:“干吗来了?那事儿,我妈扫了三回房了,咱们究竟托到哪一天?等你们水库建成了,我来接你行不行?”

乙:她说什么?

甲:“本来应该告诉你一声,可是工地人手紧,日夜三班,没能抽出空来,大家都甩开膀子干,我能顾得想结婚的事?”

乙:你听人家想的。

甲:我说:“你没时间想,我定一下不行吗?你看三月八日结婚行不行?定好了三月八号不变了。”

乙:兰花怎么说的?

甲:兰花一听我这话,扭头进山洞了。

乙:这就是同意了。

甲:我一听也高兴了。扭头就走,没走多远我又回来了。

乙:不是定好三月八号了吗?

甲:今天都四月十七了。

乙:过了?!

下个视频

上个视频

推荐悦读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