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悦读首页

综 合

生活小常识

知 识

人 文

行 业

养生菜谱大全

人生感悟

相声小品剧本

合同范本

当前位置:老郭网 > 悦读 > 相声小品剧本 >

生活小品剧本《探亲》

时间:当代。
  地点:某派出所。
  人物:马所长,男,35岁,派出所长。
   小 王,男,22岁,民警。
   张 父,男,60岁,农民,山东人。
  
  
  
  [幕启。
  [某派出所。
  [早晨。
  [所长上。
  所 长:小张,小王,咦——,这人都到哪去了,连个值班的都没有?
  [小王提着水瓶上。
  小 王:(哼唱歌曲)“是你给我爱,是你给我爱,爱向身边走来,……”(几乎撞在所长身上),所——长——
  所 长:别再走了,再走就撞身上了。其他人呢?
  小 王:刚才110打来电话,说咱乡南庄有人打架,要咱们立即出警,小张和小梁就带几个人去了。
  [电话铃响。
  [所长接电话。
  所 长:喂,你好,奶奶庙派出所,请问你找谁?找小张,您是……,原来是张大爷,您老人家在哪儿呢,正往这儿赶呢,那俺在所里等您。好好好,就这。(放下电话,对小王)等会儿小张父亲要来,老人家大老远的从山东来一趟不容易,你安排伙房弄几个菜,咱们好好招待一下。
  小 王;是!头。(欲下)
  所 长:回来。
  小 王;还有啥呀?
  所 长:老人家爱喝酒,你去买二斤二锅头来。
  小 王:明白!(跑下)
  [张父手提行李上
  张 父:人都说儿行千里父母担忧,孩他娘死得早,把一大摊子都撂给俺啦,是俺把孩儿拉扯大,又把孩儿送进了大学,毕业后当了一名人民警察,(向舞台下作倾听状)啥呀?在哪工作,孩说啦,这得保密。咳,保密个啥呀?不就是咱商丘的,那啥奶奶庙派出所嘛。孩也是,你说你在哪儿呆不好,非要呆在这穷乡破庙里,你看,唠着唠着就到了(进所)奶奶庙有人吗?庙里有人吗?
  所 长:请问您是……?
  张 父:俺是小张他爹。
  所 长:您就是张大爷,您请坐,您请坐,张大爷,您一路辛苦了。
  张 父:苦啥,不苦。一想到要见到俺孩,再苦再累也值得。倒是你们,工作没日没夜的,一天到晚没个闲时候,还是你们辛苦啊。同志,你贵姓?
  所 长:俺姓马,是这儿的所长,您喝水。
  张 父:(接过茶杯)您就是马所长,孩在信上常提到您,说您是好人哩。马所长,孩他……
  所 长:啊啊,您问小张啊,小张出去办案了,他挺好的,没事儿,没事儿。
  张 父:没事?马所长,你是不了解他。俺这个孩,打从小脾气就犟,说话又不中听,在家没少得罪人,俺呢,平常对他管教少,这一参加工作,离家几百里,就更够不着了,马所长,你可要替俺多管教管教。
  所 长:大爷,您说的是从前,现在人家小张可是大变样了,工作顶呱呱,不管在局里还是在乡下,那是没说的,前几天还被评为省优秀人民警察呢。
  [电话铃响,
  张 父:所长,你忙你的,俺遛遛转转。
  [张父走至民警监督台前,端详自己的儿子,笑笑,用手摩挲儿子的脸庞。
  张 父(自言自语)还别说,还真是人模狗样的,比老子强多了。
  [所长拿起电话。
  所 长:喂!是小梁,你在哪里?南庄,俺咋听你声音不对劲,别急别急,慢慢说,你说啥,小张,小张怎么了,他被人扎伤了,(马所长用手捂住话筒,小声地),立刻送医院!啥?已经……不……行……了(话筒掉落)。
  [所长呆坐在椅子上。
  张 父:(转回上前)马所长,电话筒掉了。(上前将话筒放好)
  [所长恍如未觉。
  张 父:马所长,马所长——
  所 长:噢,张大爷,您叫俺?
  张 父(仔细端详所长):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所长(掩饰地):没,没有。
  张 父:马所长,俺孩……快回来了吧?
  所 长;大爷,您别急,先坐下喝杯水。
  张 父:不喝了,俺都已经喝饱了。
  所 长:大爷,您听俺给您说……
  张 父:您说,俺听着呢。
  所 长:大爷,您可要挺住。
  张 父:您说吧,俺已经做好充分准备了。
  所 长:是,是这样,小张他,出了点事。
  张 父:俺知道了,一定是犯错误了,就他那犟驴脾气,不犯错误才怪。
  所 长:小张是个好同志,他没犯错误。
  张 父:那他是喝醉酒,和人打架了?
  所 长:小张同志从不喝酒。
  张 父:那他是咋的啦?你倒是说啊!
  所 长:小张他,走了。
  张 父:不就是出去办案嘛,这事儿俺知道!
  所 长:一时半晌回不来。
  张 父:回不来就回不来呗,两年多没见面,俺不也过来了,不差这一时半晌。再说啦,俺大老远的来一趟不容易,正好可以住上几天,享一享孩的福。
  所 长:大爷,俺不知道该咋跟您说。
  张 父:那就不说嘛,俺又没逼你。
  所 长:大爷,我实话给您说吧,今天早上小张同志办案时被犯罪分子扎伤了,在送往医院途中光荣牺牲了……
  张 父:你说——啥——,孩——光荣——啦?
  [所长点了点头。
  张 父(自言自语)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咋说光荣就光荣了呢。
  [张父往椅子上坐,险些跌倒,所长急忙上前搀扶。
  张 父:俺挺得住,俺能行。
  [张父从后腰取出烟袋锅子。
  张 父:今儿这手是咋啦,天不冷地不冻的,你说你抖嗦个啥呀。火呢,明明在兜里,咋又没啦,噢,手里拿着呢。(划了几次,没有划着。)
  [所长替张父点燃烟锅。
  所 长:大爷,都怨俺没能照顾好小张,要打要骂,俺随你。
  张 父:怨你?!俺谁都不怨,怨命,孩,命苦啊!
  所 长:大爷,俺知道您心里难受,您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千万别闷着。
  张 父:哭啥,不哭,(掏出毛巾擦泪),这眼泪咋就不争气呢。所长,你也挺忙的,俺就不打搅你了,俺走啦。
  所 长:大爷,说啥俺也不能让您走,您就住在这儿,没有了小张,俺,给您当儿子。从今往后,您就是俺爹——
  张 父(感动地)孩子——
  所 长:爹——
  [两人拥抱。
  张 父:孩子,俺失去一个孩,又认了一个孩。俺知足了,时候不早了,你还得工作不是,俺该走了。走前俺有一个要求,俺想要俺孩那照片。
  [所长从监督台上取下小张照片,递给张父。张父接过照片,端祥一阵,
  张 父:(转对马所长)孩子,俺想借机会给大伙说句话,
  所 长:您老人家说吧。
  张 父:说啥呢,(对小张相片)孩子,爹说啦。(忍悲嘶声地)咱商丘的各位领导、大哥大嫂、老少爷儿们,孩子在这工作,没少给大伙添麻烦,俺先谢啦。孩子,借谁的钱,欠谁的钱,俺还,孩子,有啥对不住大伙,得罪大伙的地方,俺在这,给您鞠躬了。(停顿)该说的都说啦,孩子,咱走吧。(所长上前搀扶张父,二人同下
  [幕落。
  ———剧终——

下个视频

上个视频

推荐悦读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