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悦读首页

综 合

生活小常识

知 识

人 文

行 业

养生菜谱大全

人生感悟

相声小品剧本

合同范本

当前位置:老郭网 > 悦读 > 相声小品剧本 >

爱情小品剧本《梁祝大型剧》

梁祝
《梁祝》话剧剧本(十幕)

                                时蕾完成于03年2月14日



人物:

主要人物:祝英台,梁山伯,银心,祝老爷,祝夫人,师娘,先生,梁母,马文才,有9人

有少量台词的人物:郎中,学生甲,学生乙,学生丙,学生丁,有5人。

没有台词的人物:王伯,小六(祝家的仆从),丫鬟两人,书院学生五人(男)左右,有9人

全部人物共计23人



道具:

床两张(一张体面的,一张破旧的),屏风一道,圆凳两只,一面墙(可正反两面用的最好,墙上有窗),一只装昆虫的纱笼,书担子至少两个,行李包裹一个,矮脚桌子十四张左右,水缸两个,水桶两只,扁担一只,大石头模型若干,四方桌一个,油灯一个,灯笼一个,梁的坟墓一个。



服装:

因故事发生在晋朝,尽量贴近当时的服饰特色,可参照吴奇隆,杨采妮版的电影《梁祝》

                  正文

第一幕  假扮郎中

英台闺房,一张床,一道屏风,两只圆凳,一面墙,墙上有窗户,墙上挂着一只纱笼,

人物:祝,银心,祝夫人,祝老爷,郎中

台上无人,祝的声音响起:唉,又到了三月了,清风书院该开学了吧,听爹说,那是杭州最好的书院,院长可是个大学问家,我真想去看一看呀!可是……唉,谁让我是个女子呢?

祝一身书生装扮,手执书卷从屏风后走出,她看着自己这一身装扮,陶醉似的转了两个圈子,翻开书卷吟道: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见兮,赫兮喧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她站在窗前看外面,流露出无限憧憬,但又深深叹了口气,摆弄起纱笼来)蝴蝶啊,我多想像你一样,飞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啊。那里一定有许多美丽的景色和快乐生活着的人吧!你真幸福啊,一旦从茧中化蝶而出,便能尽情的享受这美好的生活,你飞过那高过人头的油菜花丛,让温暖的太阳吻干你沾着露水的翅膀,搭乘着温柔的春风来到鲜花盛开的地方。你和你的伴侣,是在哪里相遇,又是从何时开始这般形影相随,不离不弃的生活呢?是在那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么?是在那碧波粼粼的西湖边么?还是在这座后花园某一棵葱郁的小树底下,风雨因为怕惊扰了你们而停止了咆哮,蟋蟀也要为你们的幸福生活而纵情歌唱……”她打开纱笼,“可是,为了供我玩赏,你们却失去了自由。蝴蝶啊,飞吧,你这自由的生灵,我不会留住你,我逃不出这高宅深远院筑就的牢房,又怎能也将你困在这方寸之地呢?飞吧,你的翅膀上还留有野玫瑰的清香,轻轻扇动一下,留一点自由的余味给我吧,因为我只能站在这里凝望,不知道哪里能有一片天空任
我自由飞翔……”

画外音:小姐,小姐!

银心匆匆跑上,推门进来:小姐,我刚听说老爷要请郎中来给你看病呢,大概就快来了!(看见祝仍呆呆望着外面,对自己不理不睬)哎呀小姐,你又站在窗口发呆,当心受凉!到时候可就真的要请郎中来给你看病了!

祝(兴味索然的):爹也真是的,我又没病,有什么好看的!

银心:你是没病,可你什么东西都不吃,又整天闷闷不乐的,老爷夫人能不担心么?你就是想去那个清风书院念书,也犯不着这么折腾自己的身子呀!

祝:只要能去书院念书,我的病早就好了,保证活蹦乱跳的!

银心:小姐,不要胡思乱想了,祝家可是江南的豪门大姓,你是大家闺秀,豪门千金,怎么能随随便便抛头露面呢!

祝:银心!你可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好呢!书上说:‘蒹霞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逆回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你想想那河岸上大片大片的苇丛莽莽苍苍,晶莹的露珠挂在上面变成了冰霜,美丽的女子站在水边等待着爱慕她的人儿,多么美丽的一幕啊!

银心:小姐呀,我看你是读书读傻了,才会相信这些事情,那可都是诗人想象出来的!

祝:不,不是,我相信它们是真的,不论是湖光山色,良辰美景,还是动人的爱情故事,都是真实存在的,它们就在这高墙之外,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我一定要走出去看看!这些……银心你是不会明白的!

银心:小姐,我没念过书,那些蒹霞呀伊人呀的东西我不懂,我只知道生活就是无时无刻的谨慎小心,无穷无尽的苦力活,老爷阴晴不定的脸色。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不让别人指摘我的过错,默默忍受有道理或没道理的斥责。八岁前我住在乡下的家里时,也从没看到在水边徘徊的美丽姑娘,有的只是寒冷和饥饿。

祝:银心,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也知道你所受的委屈和苦难,可是,你为什么要顺从命运呢?难道你从来也没想过要改变什么吗?

银心:小姐,我能够做什么呢?我只是个小女子,我只需要顺从或者忍受,我根本没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处境……

祝:不,我不想接受命运,不想一辈子给困在家里,更不想像娘一样嫁入庸俗自大的贵族门户,这样的生活我简直无法忍受!我要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情感,最重要的是,我要有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的权利!

银心:小姐,我越来越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了,可老爷是绝对不会让你如愿的。

祝:只要有一丝希望我就不会放弃。

银心见劝不了她,只得叹了口气,她看看门,道:哎呀小姐,你还是快把这身衣服换下来吧,呆会儿老爷进来看到了,又要责怪你胡闹了!

祝低头看看自己,忽然跳了起来,欢喜地:银心,我有办法去书院读书了!

银心(迷惘的):什么?

祝揽住银心,在她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银心连忙摇头:不行不行,万一老爷不同意,我的罪过可就大了,小姐,你就不要为难我了!

祝:哎呀银心,你就帮我这一次吧!我能不能去书院可就全靠你了!

银心:不行……不行……

祝:银心!难道你就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你就不想去外面看一看?只要我能去书院读书,我还能不带着你么?银心,你就帮帮我吧!银心小姐的大恩大德,小生莫齿难忘!

银心:那……那好吧……

祝大喜,让银心躺在床上,给她盖上被子,正要出门

夫人:银心,银心,快叫小姐收拾一下,郎中要来给她看病了!

银心一听,急得从床上坐了起来:夫人叫我了,怎么办?

祝忙把她按倒:别慌!(给她盖上被子,自己偷偷藏到屏风后面。)

夫人和老爷一起上,夫人推门进来,边走边说:银心这死丫头又跑到哪里去了?喊了半天也没影儿!英台,英台!

银心把被子蒙得死死的,不让夫人看,祝趁机偷偷溜出门外,蹑手蹑脚地下台。

夫人:这可怎么办好哇!老爷,你还是答应了她吧!

祝一听此话,又转身回来,靠在门边偷听。

老爷:胡说!哪有女孩子家进书院读书的道理?都是你把她给惯坏了!

夫人:可英台要是真憋出了什么病来……

老爷(重重叹了口气):我已答应了马太守的提亲,只等英台成年了便嫁她过去。咱们祝家也算名门望族,英台若是做出什么不合规矩的事来,传到了马太守耳中可怎么办?

夫人:马太守虽然权势显赫,那马文才却是出了名的浮浪子弟,我担心英台看不过眼去。

老爷:没关系,那些公子哥儿有哪一个不是这样?再说,马家门第高贵,比咱们祝家尤甚,若是能同他结了亲家,谁不得让着我祝家三分!

夫人:老爷……

老爷:你不要说了,先让郎中给她看看再说!

祝听到这里,十分气恼地跺了跺脚,跑下台去,这时郎中背一药箱上,险些与祝撞上。

祝:咳,你……你是干什么的?

郎中:我是祝老爷请来给小姐看病的郎中。

祝:哦,你就是郎中啊。(心里暗自盘算)

郎中:请问祝老爷在家么?

祝:哦,祝老爷说了,小姐的病已经好了,你把药箱留下,明日再来取。

郎中:好吧,有劳。

祝挎着药箱,想了一会儿,神气话现地往回走:咳,请问祝老爷在家吗?

夫人:啊,是郎中来了!(起身开门)郎中,这边请。

老爷也站起来相迎,疑惑的:咦,这个郎中有点面善啊。

祝夫人:是啊,有点像英台的表哥。

祝忙转过身去:请问员外夫人,府上哪位身体不适啊?

祝老爷:是小女英台。

祝:这个,医家之道在于“望闻问切”,望者观气色也,闻者听声音也,问者

问病情也,切者切六脉也,待我先为小姐把一把脉。

祝在床边圆凳上坐下,银心伸出一只手,祝装模做样的把了一会儿脉:不知令爱的贵恙因何而起啊? 

祝老爷:因为小女想去杭城读书,我不答应,她才会抑郁终日,病倒在床。

祝:哦!这可是心病啊。

祝夫人:啊?心病?

祝:俗话说,心病还须心药医。既然小姐想到杭城去读书,老爷就答应她吧!只要去了心疾,小姐的病很快就会好的。

祝老爷:这怎么能行?一个女孩子家混在男子群中成何体统,绝对不行。

祝:我倒有一个办法,可保无虑。

祝夫人:什么办法?

祝:老爷何不让她改扮男装去读书呢?小姐的性情不让须眉,如果改扮男装,一定与男子一般无二,就是老爷夫人也看不出来。 

祝夫人:先生的话未免过份,我的女儿是我一手带大的,怎么会看不出呢? 

祝老爷:是啊,一定看得出。 

祝:一定看不出来。 

祝老爷:哼,要是真的看不出来,我就让她去!

祝:老爷的话是当真的么? 

祝老爷:当然是真的。 

祝大喜,上前拜倒:多谢爹爹成全! 

祝老爷:什么?你是…… 

祝:爹爹,我是英台呀。 

银心坐起来:老爷,夫人,连小姐都看不出来么? 

祝老爷:胡闹,这简真是胡闹! 

祝夫人:老爷,刚才可是你亲口答应的,你就让她去吧! 

祝老爷:你看,都是你把她惯坏的,唉! 

祝:孩儿叩谢爹爹、母亲。 

祝夫人:好了,你爹爹已经答应了,快起来吧! 

祝:多谢爹爹。 



第二幕(话剧)书院初遇

书院,大家都是新来的,正在院子里闲聊。学生丙坐在书担子上,用袖子扇着风。

人物:祝,梁,银心,马文才,学生甲,学生乙,学生丙,王伯,小六

银心进来,不小心碰到了学生丙,学生丙“哎哟”了一声,跳了起来:你干什么?

银心:对不起,对不起。(回身向后喊)小……哦不,公子,这里就是清风书院了!王伯,小六,快把行李抬进来!

两个仆从王伯和小六抬着很多行李进来,往里院走,梁山伯等只得避开一条路来,祝扇着扇子进来,动作有点不大自然。

银心:公子,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我把老爷的信交给院长去。(下)

祝站在那里东张西望,不小心又踩到了学生丙的行李担子,差点摔倒。

学生丙;哎,你们这些人怎么回事啊!走路不长眼睛么?

祝:我……我又不是故意的,凶什么凶啊?

学生丙: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哼,有钱人了不起啊!

祝;你……

梁:哎,两位兄台不要吵架,他也是不小心,你不要在意。

学生丙:哼!

祝:哎,你的担子差点把我绊倒,我还没说什么呢……

梁劝道:这位兄台,算了!

祝:恩,哼。

马文才:哈哈,恩,哼,活象个大姑娘!

学生甲:嘿,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还有带着丫环来上学的!

学生乙:派头还不小呢!前呼后拥的!

学生甲:长得像个小白脸,走路还一扭一扭的……

祝看着他们:你们说谁?

马:我们在说一个娘娘腔的小白脸,是你吗?是你吗?不是你你生什么气啊!

众人哄笑,梁山伯正色道:各位兄台未免太刻薄了吧,怎么说也是师兄弟,应该以和为贵嘛!兄台,他们无聊惯了,你不要介意,请问兄台高姓大名,仙乡何处啊?

祝忙回身行礼:哦,在下姓祝,草字英台,扬州人氏,不知兄台高姓?

梁:你叫我梁山伯就行了。

马文才走过来:原来你是祝员外的公子啊,咦,我怎么从没听说过祝员外还有个公子呢?

祝:你又不认识我爹,知道什么?

马:哎,我爹可跟祝员外是好友,祝员外跟我家定了亲,要把他女儿许给我呢!

祝:什么?你就是那个什么太守的儿子马文才?

马:正是,不知祝家小姐跟祝兄怎么称呼?

祝:她……她是我九妹。

马:如此说来,祝兄还是我的大舅子呢!

祝:谁是你大舅子了,真讨厌!

马:哎,你……

银心跑了上来:公子!公子!

祝:银心!

银心(偷偷的):我已跟院长说了,都安排好了,咱们住的是上房,一个人一间的屋子,清静的很,保证没人打扰。

祝:太好了!对了,还有谁是住上房的?

银心:还有那个马文才。其他的人都住在一起。

祝:哦……

梁走过来:祝兄,我们要去四处走走,熟悉一下环境,你也来么?

祝:好啊,我跟你一起去。

马文才也凑上来:大舅子……

祝忙避开他,拉着梁走到一边,马讨了个没趣,悻悻地跟其他两人下台。梁祝两人散步。

梁:喔!刚才听祝兄说,府上有位小姐?

祝:是啊,小弟比九妹年长两岁,论学问却跟她差不多。我们自幼一起读书,感情十分要好,她呀,什么都好,就是一身男孩子气,让爹爹很伤脑筋。今年爹送我来书院读书,她很是羡慕,也吵着要跟我一起来,爹爹坚决不同意,九妹还因此大病了一场。

梁:唉,这些世俗的男尊女卑的礼节埋没了很多有才华,有抱负的女子,真是可惜啊。 

祝:梁兄,你怎么会这么想呢?男主外,女主内,自古如此啊。

梁:古人的规矩也未必是对的,不可全部奉为圭臬啊。就拿你家九妹来说吧,若是她能够出来读书,一定能成为你我的良朋益友。大家一起研究学问,一定是互有补益的。

祝:梁兄说得太好了,若是九妹能听到你这番话,一定会把你当作知音的!

梁:不敢,祝兄既然赞同我的说法,想必也是同道中人。 

祝:正是。梁兄,咱们既然一见如故,我们便义结金兰如何? 

梁:祝兄,此言正和我意,咱们都是离家求学的人,出门在外举目无亲的,如果祝兄不嫌弃的话,咱们以后同窗共读,也好有个照应。 

祝:太好了。不知梁兄年齿多少?

梁:我十七,你呢?

祝:十六。那我应该敬你为兄长。

梁:我爱你如弟。来,咱们到这边结拜。

梁、祝:黄天在上,厚土在下,今日我二人义结金兰,以后相亲相敬,祸福与共!

当当当,响起了钟声。

梁:哎呀,咱们只顾着结拜,连上课的时辰也忘了。走,上课去!

两人下。



第三幕  顶撞老师

课堂,十几个人,每人一张桌子,先生在前面。

人物:先生,梁,祝,马文才,学生甲,学生乙  其他学生

画外音: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於至善,知之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静,静而後能安,安而後能虑,虑而後能得。

先生: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

齐声:先治其国。

先生:欲治其国者,

齐声:先齐其家。

先生:欲齐其家者,

齐声:先修其身。

梁,祝两人偷偷进来到座位上坐下,被老师发现了。

先生:你们两个,为什么迟到?

梁:对不起先生,我们……

先生:不用说了,上课迟到就是不对,念在你们是初犯,就不罚你们了。坐下,背书。

梁,祝:是。

先生:子曰:“饱食终日,”马文才,你来接。

马文才:这个,饱食终日……饱食终日……

先生:饱食终日的下一句?

马:下一句。

先生:饱食终日以後呢?

马:饱食终日以後就不饿了!

先生:哼!真是朽木不可雕也!坐下!(转向梁山伯)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 梁山伯,你来对。

学生甲:“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先生:“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祝英台,你来对吧! 

祝:不对,不对!

先生:什么?你对不出来?

祝:不是对不出,而是这句话说的不对。

先生:放肆!圣人的话也是你能随便批评的么?

祝:先生,尽信书不如无书,圣人也有说错话的时候啊!

先生气极:好好好,你倒说说看,哪里不对?

祝:先生,圣贤说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其实大大的没道理。女子中有贤才,男子中也不少奸佞,试想鸿蒙初开,不周山裂,是女娲炼石补天,拯救天下生灵,是嫘祖种桑养蚕,让百姓们穿衣保暖。孟母三迁的故事更是我们耳熟能详的。说女子难养不过是世俗对女子的偏见而已……

先生:你……你……简直一派胡言!

祝:怎么,先生,我说的没有道理么?

先生:不管怎样,指责先贤就是不敬,罚你每天挑满书院的两个水缸,挑满一个月为止。

祝:我没错,为什么要罚我?

梁忙站起来:先生,这位祝同学是新来的,不懂规矩,请先生手下留情!

先生:哼!错了还不认罚,罚你挑水两个月!

梁:先生……

先生:你不用说了,谁替他求情,一并受罚!哼!(拂袖而去)

众同学哗然四散。

马文才:哈哈,祝英台,你可真行,连先生也敢顶撞。

学生甲:娘娘腔怎么变得这么有英雄气概了?真是佩服佩服!

祝;你们少在这里幸灾乐祸!讨厌!

学生乙:哎哟,脾气还不小呢?看你怎么挑完这两个月的水,大姑娘!

马文才等嘻嘻哈哈的下。

祝很气愤,甩手便走。

梁在后面紧跟:英台,英台……

祝:哼,这样的老师简直是威福自用,强词夺理!

梁:英台,算了。在书院里,先生的话,圣贤的话永远都是真理,不是你我所能推翻的。你又何必这么生气呢?

祝:我就是不服气,书上写的明明颠倒是非,你们却情愿跟着错下去。

梁:英台,大家也都是没有办法呀!要想通过科考,就只能顺着书上的意思说……

祝:科考有什么了不起?我才不稀罕!

梁:英台,你知道吗?在这座书院里求学的,除了你和马文才这样的门阀子弟外,剩下的都是无钱无势的寒门士子,我也是其中之一。你们一出生便锦衣玉食,吃穿不愁,即使是目不识丁也能世袭一官半职,一生享用不尽。而我们必须要靠自己的努力发奋来给自己争取前程。我父亲早亡,只有寡母在堂,家徒四壁,身无长物,能来这里是蒙院长照顾,看我用功刻苦才肯让我留下来。我立下誓言,一定要科场高中,光耀门楣,好答谢那含辛茹苦养育我的母亲。英台你说,像我们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又有什么能力去对抗权威,去坚持真理呢?我们只有迎合,奉承,才能求得一席生存之地啊!

祝:梁兄,对不起,我不是要指责你什么……

梁:算了,英台。你年轻气盛,你也很有勇气,但有很多事情不是靠勇气就能改变的。

祝:梁兄,我会记住你的话的,虽然我现在还不是很明白。

梁:以后,你就会慢慢明白。好了,别生气了,回去吧。

两人同下。



第四幕  受罚

台上一边是一面墙代表一间房子,墙角放着水缸,水桶,扁担,另一边是一些石头堆着,代表去河边的路。   

人物:梁,祝,银心,先生

祝一边挽袖子一边上,银心在后面追着上:公子,公子,挑水的活儿让小六他们干就行了,你怎么干得了呢?

祝:谁说我干不了?不就是两缸水吗?先生既然让我挑,我就挑,怕他不成?咦,水桶怎么不见了?

银心:哦,大概是小六拿去挑水了吧!

祝:真多事!不是说了么?让他们把行李放下就赶快回府。这么多人围着我转,跟在家里有什么区别?

银心:他们可是老爷特地派来照顾公子你的,没老爷的命令谁敢回去呀!

祝:那就让他们都住到书院外边,免得我看了心烦!真是的……

这时梁担着两桶水上。

祝:哎,梁兄,你怎么来挑水啊。

梁:这本来就是我的活儿。我在书院做点杂活,就可以少交些学费了。

祝:可是,先生罚我挑水两个月,现在这个任务可就归我了。来来,把扁担给我。

梁:英台,看你的手就知道你没干过什么活儿,还是我来吧。我身体好,抗得住。

祝:哼,梁兄,你可不许小瞧我,虽然我没挑过水,但这并不等于我不会干呀!来,让我试试。

梁无奈,只好把空桶给祝,结果祝仍然担不上,晃晃悠悠险些摔倒。

梁抢过来:还是我来吧!

祝:唉,我真没用。

梁:英台,你不要这么说,你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儿,当然没做过这些事情,我们可都是从小做惯了的。

祝:梁兄,真是有劳你了。

梁:快别这么说。咱们可是结义兄弟,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梁来回挑水,祝紧跟着他,来回给他擦汗,银心只得跟在祝的身后。

祝:梁兄,你歇一歇吧。

梁:好。

银心:公子,你也歇一歇吧。看你跑来跑去的,都出汗了。

祝:我哪里有梁兄辛苦呢!

先生上,看到水缸快满了,点了点头,但看到梁担着水桶,马上皱起了眉头:梁山伯,谁让你帮祝英台挑水的?

梁慌忙放下水桶:先生,弟子……

先生:你不用说了,马上离开这里。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帮她挑水。

梁:可是先生,英台他年幼力弱,要挑满两缸水实在太难为他了,弟子愿替他受罚……

先生:放肆。祝英台不尊师长,藐视圣贤,理应受罚。你替他受罚算什么?还不快走,否则,我请院长将你赶出书院!

梁无法,只得退下。

先生:祝英台,做好你应该做的事!

祝一言不发地走过去挑起担子,但她根本抬不动,只好一桶一桶地往水缸那边挪。

银心:公子,别干了。咱们不要上什么书院了,回家去吧。

祝:没出息,刚来几天就哭着要回去。我还怕爹娘笑我呢!

银心:公子,可是你……

祝:别废话!

先生:祝英台,这次只是给你一个教训,你以后不可再妄自尊大,目无师长,记住了吗?

祝:先生,弟子知道了。

先生点点头,离开了。银心和祝还在费力的抬水。祝的手上磨起了血泡,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银心:公子,你这样死撑着怎么能行?你可要挑两个月的水啊。

祝:不行也得行,我不想让人家看不起!

银心:公子,你这好胜的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改啊,老爷夫人知道了,一定会心疼死的。

祝:你可千万不能让他们知道,王伯他们也不许说,听到了没有?

梁又悄悄地上,看着祝的背影出神。

第二天了

祝无精打采地上,边走边捶着腰,走到水缸面前:唉,这才是第二天,就累成这样,以后可怎么熬呀……怎么,水缸是满的?不是昨晚都用光了么?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银心,银心!

银心跑上:哎呀,公子,你怎么这么早就来挑水啊!会累坏身子的。

祝:还装!我问你,是不是你把昨天的事告诉了王伯,让他派人把水缸挑满了?

银心:没有啊。昨天我可是照公子的吩咐把他们都赶出书院到附近的农庄去住了。怎么可能回来挑水呢?

祝:你说的是真的?

银心:当然是真的啦!

祝:那这水会是谁挑的呢?

梁:英台!

祝:梁兄!

梁: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把水添满了!辛苦吧!

祝:梁兄,这难道不是你帮我挑的么?

梁:什么?我没有啊。昨晚我一直在睡觉,怎么可能跑出来帮你挑水呢?

祝:也不是你?这就奇怪了,还会有谁帮忙呢?

梁:不管怎样缸满了就好,英台,我们去读书吧。

祝:好吧。

第三天,祝来看水缸:好啊,又是满的。我一定要查出这个人是谁!

她从怀里拿出墨盒,把扁担绳子染黑了:如果他今晚再来担水,一定弄得满手漆黑!



第五幕  夜里共读 

一面墙,代表梁的宿舍,墙上挂灯笼。另一边是祝的房间,有一张桌子,两个凳子,桌上有油灯,亮着。

人物:梁,祝,银心

梁:英台,天色已经不早了,回去睡觉吧。

祝:好吧。梁兄,你也早些休息。

祝进了屋里,梁把书揣在怀里,走到自己的屋门口又折回,看看周围没人,就蹑手蹑脚的下台。

祝进了门,就坐在桌边出神,随手拿起一本书来读道: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见兮,赫兮喧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唉,怎么一想到那绿竹般修容伟岸的男子,我想到的总是梁山伯呢?天啊,我不会是喜欢他了吧!这怎么行?爹说过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是……咦,我是不是女孩子跟我喜欢他有什么关系?只要我偷偷地喜欢他,永远不要让他知道就行了。可是,永远不让他知道,那我岂不是很憋气?最好他也喜欢我……可他怎么会喜欢我呢?他一直当我是个男子啊!如果他知道我是女子,他会不会也喜欢我呢?我们若是互相喜欢,不就可以在一起了么?……哎呀,祝英台呀祝英台,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呀?非礼勿思,非礼勿言……唉,真烦人,出去走走!(推门出来,看见梁也上来)

祝:咦,梁兄,你怎么还不睡?

梁忙拿出怀里的书:哦,我想再看一会儿书。

祝:为什么不到屋里去,这里这么冷!灯也暗的很!

梁:我怕打扰了别人休息。再说,我点不起油灯。

祝:这样吧,刚好我也睡不着,你到我房里来,我们一起看书吧!

梁:那好吧。

两人进门,在桌旁坐下,各自拿着一本书看。

祝无意中瞥见梁的手是黑的:哎,梁兄,你的手怎么乌黑啊?

梁:是吗?哦,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

祝:梁兄,你老实告诉我,刚刚你去哪里了?

梁:我……我一直在读书啊!

祝:梁兄何必骗我?今天早上我在扁担绳子上洒了墨水,梁兄的手就是这样弄脏的吧。

梁:英台,我……

祝:梁兄,你这样帮我,不怕被先生知道把你赶出书院么?

梁:我当然怕了,可是你那么辛苦,做兄长的怎么能袖手旁观呢?只要我小心一点,夜里偷偷地去挑水,先生是不会发现的。你不用担心。

祝:梁兄,你对我真是太好了,可是梁兄,你能不能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去挑水了?

梁:为什么?

祝: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要向先生证明,别人能做到的事我也能做到,我不想被别人看不起。梁兄,难道你也不相信我能做到么?

梁:英台,你太倔强了!

祝:梁兄,请你一定答应我。我有十个仆从,但都被我赶出了书院。我不需要他们的照顾,更不需要你来帮我!

梁:好吧,英台,你要量力而行啊!

祝:我知道。咱们还是读书吧!

梁点头,看着祝的侧影,惊奇地道:咦,英台,你的耳朵上怎么有耳环痕呢?

祝:哦……这个,我从小身体很弱,爹娘怕养不活,所以把我当女孩子来养。

梁:怪不得,英台你有些……

祝:娘娘腔是不是?梁兄呀,你可太不专心了,不想着好好读书,却在想女人!

梁大窘:不,我不是……

祝扑哧一笑:好了好了,别说闲话了,我们看书。 

两人头碰着头在烛光下看一本书,同时小声念道:大学之道,在明明德……

灯暗下,再亮起。

银心上:公子,起床上学去啊!

银心推门进来,见梁祝二人互相搭着肩膀倒在桌子上睡着了,吓了一跳:公子……梁公子,你们怎么……

梁祝两人同时醒来,祝也吓了一跳,忙跳了起来:呀,我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银心:公子,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梁:哦,天亮了!贤弟,我先回去了!

祝:哎,梁兄……

银心:公子,到底怎么回事?

祝:哎呀,梁兄他昨晚在这里看书,太晚了就睡着了。

银心:小姐,不是我多嘴,老爷可说了,万万不能让别人知道你是……

祝:知道了知道了!

银心出,在门口徘徊自语:唉,小姐好象对那个梁公子有什么意思,可别出什么乱子才好……

灯光暗下,本幕完。



第六幕  身份暴露

同第四幕场景

人物:师娘,学生丁,祝

师娘上,有学生跟她打招呼:师娘早!

学生丁:师娘,又快到中秋节了,今年咱们书院有什么活动啊。

师娘:还是跟去年一样,邀请本城的清谈名士来书院赏月论诗,对了,让梁山伯今天多备两缸水洗菜。

学生丁:师娘,您还不知道吧,最近不是梁山伯挑水了,是一个叫祝英台的同学。

师娘:怎么,梁山伯病了?

学生丁:不是,是英台上课时顶撞了先生,先生罚他挑两个月的水。

师娘:是么?我去看看。(走到水缸边)

祝上,挑着两桶水,东摇西晃的,一下子把水洒了,溅了一身。她赶快放下水桶:糟糕,衣服湿了!

她看看四周没人,赶快藏到一块石头后面,把外衣脱下晾在石头上,焦急的四处张望,嘟囔道:太阳公公帮帮忙,把我的衣服晒干了吧……这个样子可怎么见人哪!

师娘明白了,走过去叫道:英台同学!

祝大惊,忙站起来:啊,师娘!(又赶紧蹲下去藏在石头后面。)

师娘:你在这里藏着干什么?

祝:师娘,我在晾衣服,嘿嘿……

师娘:哦,晾衣服啊。到我房里去换一件干的,当心着凉了。

祝:不,不用了师娘,一会儿就干了。

师娘:好了,别罗嗦,快跟我来!(上来拉英台)

祝:哎,师娘,男女授受不亲,请师娘先回避一下,我把衣服穿上。

师娘:你这小丫头,装得倒挺像,快出来吧!

祝:啊,师娘,你怎么知道我……我是……

师娘:你现在这个样子,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还不快跟我到房里去!

祝:那……那好吧!

师娘和祝一起转到墙后。画外音:

师娘:英台,你为什么要女扮男装前来读书呢?

英台:师娘,我很想读书,可爹觉得女孩子抛头露面不成体统,就答应我女扮男装来到这里。请师娘不要见怪。

师娘:你有好学之心是很好的,师娘怎么会怪你呢?明天我像先生说说情,让他免了你的罚。你一个女孩子家,干这种活太难为你了。

英台:真的,多谢师娘!

两人从墙后转出来。

师娘:还有,你平日里同那些男弟子住在一起,一定有很多不便。以后经常到师娘这边来吃饭,晚上也可以在这里睡觉。

英台:不用了,师娘,我还是住在自己的房间里吧。

师娘:为什么?

英台:因为我跟梁山伯说好了,晚上一起读书。

师娘;哦,英台,山伯这孩子虽然老实可靠,但你们毕竟男女有别,交往要注意分寸。

英台:知道了,师娘。



旁白:梁山伯与祝英台同窗共读,感情越来越深,一转眼就过去了一年。这一天,祝英台突然匆匆忙忙赶着要回家,因为家里传来了母亲病重的消息。



第七幕:十八相送

以石头和台阶象征山。

人物:银心,王伯,小六,梁,祝,师母



银心:王伯,小六,你们快些,把公子的行李搬到马车上去。哎,小心点,别把公子的书弄破了!……

王伯,小六扛着行李从一边上,从另一边下。

四九上:银心,你这是干吗呢?

银心:昨日我们家老爷送信来,说夫人病了,让公子赶快回去!

四九:是么?我要赶快告诉我家公子去。公子,公子!(下)

祝心事重重地上,看着忙忙碌碌搬行李的仆人,心中十分失落

银心:车备好了,咱们出发吧!

祝:再等等梁兄吧。

梁跑上:英台,英台,我送你一程!

祝欣喜的:梁兄,你终于来了。(上前拉住梁的手)来,梁兄,我们翻过这座山!

银心:公子,山下有近路,为什么要爬山过去呢?

祝:我和梁兄有很多话要说,你们先到山那边等我。

梁:英台,这么急赶着回去,伯母没什么大恙吧!

祝:没有,只是这一去,我也许就不会再回书院读书了。

梁:为什么?还有半年就要科考了,难道你不打算参加了?哦,我差点忘了!英台你是不用参加科考的。不像我,还要在这里继续苦读寒窗。

祝:梁兄,你是不是真的很想金榜题名,然后去做官啊?

梁:不,我不是想做官,更不贪图荣华富贵。只是好男儿志在四方,当胸怀大志,治国安邦,就算不能兼济天下,也该独善其身。等我求得一官半职,再娶上一位贤妻,两人相濡以沫,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也就足够了。

祝:相濡以沫,白头偕老,那多好呀!

梁:那英台你呢?你对将来有什么打算?

祝:我……我的想法跟你一样。

梁:哦。

祝:对了,梁兄,你在外读书多年,家里想必早已为你定下了亲事吧!

梁:没有。我家徒四壁,又无功名,谁会愿意嫁给我呢?

祝:既然如此,不如我来做媒,把我九妹许配给你如何?

梁:你家九妹?她不是早已许配了马家了么?

祝:那是爹娘的主意,九妹自己可没说什么。

梁:就算如此,可婚姻之事向来是由父母做主,你做哥哥的岂能自作主张?

祝:我……我不喜欢马文才这个家伙!

梁:贤弟,别耍小孩子脾气。你虽然不喜欢,你九妹未必不喜欢。更何况我与令妹素未谋面,他也不见得便对我……

祝:不,我和九妹自幼一起长大,她的心事我最清楚。我与梁兄如此默契,九妹见了你也一定心里喜欢。

梁不好意思:英台你又说笑了。

祝:而且,我家九妹的容貌跟我很像,简直就像一个人。

梁:真的?

祝:当然是真的。

梁;英台你身为男子,容貌便如此斯文俊秀,令妹自然更加漂亮。愚兄若能有这样一位妻子,此生何憾!

祝佯怒:梁兄,你怎能把我同女子相比呢?

梁:是我不好,英台你不要生气。

祝:梁兄,如果我是女子,同梁兄你双宿双飞该有多好?

梁:英台你又说孩子话了。你怎么可能是女子呢?

祝深深叹了口气。

梁:英台,你为什么叹气啊?

祝:梁兄,我们在一起读书多年,你对我多加照顾,现在分开了我真的很舍不得。你看那蝴蝶成双成对,鸳鸯形影相随,咱们为什么就不能像它们一样,永远不分开呢?

梁:英台,你又说错话了。蝴蝶鸳鸯都是一雌一雄,我们俩都是男子,是不能这么形容的。

祝哭笑不得:是是是,梁兄,论学问我不如你,论书呆子气,我就更不如你了。(赌气般地走快了几步)

梁忙追上去:英台,你怎么了?今天说话古古怪怪的?

英台又转过身来:没有,梁兄,我只是……很舍不得你……

梁:你也不要太难过。我们还会有机会见面的。

祝:梁兄,你要答应我,无论怎样都要到我家来向我九妹提亲,好不好?

梁:可是我……

祝;你一定要答应我。这是我替九妹保管的一对蝴蝶玉坠,她让我替她送给她喜欢的人。梁兄,现在我把它送给你,你一定要来提亲!

梁:好!等科考结束后,我一定登门拜访。

祝:梁兄,我一定会等你的。

银心上,叫道:哎,公子,公子,快起程吧。天快黑了。

祝:知道了。(对梁依依不舍的)梁兄保重!(下)

梁翘首相望,摩挲着手中的蝴蝶玉坠,呆立了很久才离开。

师娘上;山伯!

梁:啊,师娘,你怎么在这里?

师娘:我是来送英台回家的。一起回书院吧!

梁;哦。

师娘:怎么了山伯,这么魂不守舍的?

梁:没有啊师娘。不知为什么,英台这一走我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似乎不仅仅是惜别之情,还有点……

师娘:还有点相思之意是不是?

梁:师娘说笑了,我怎么可能对英台产生那种感情呢?他又不是女子。

师娘:山伯呀,师娘问你,你觉得英台这个人怎么样?

梁:英台为人善良正直,聪明机灵,又很坚强,对事情有独到的看法,敢说敢做,性格旷达,可算是弟子的良朋益友。虽然他有时候会闹点小脾气,喜怒无常,但也无伤大雅。

师娘:是啊,女孩子嘛,闹点小脾气也是正常的。

梁;什么?师娘说英台是……

师娘:唉,梁山伯呀梁山伯,你可真呆呀!这对蝴蝶玉坠是英台送你的吧,你可知是什么意思?

梁:英台说,他要替他家九妹做主,将九妹许配给我。

师娘:什么英台的九妹?祝员外家只有一个女儿,没有儿子。英台便是九妹,九妹便是英台。

梁:啊?

师娘:英台把这蝴蝶坠给你,便是要自己做媒许给你啊!

梁:师娘,这,这怎么可能呢?英台他竟然是个女子……

师娘:你呀,可真是个书呆子!枉你和她同窗整整一年,彼此亲密无间,还什么都不知道!

梁:师娘教训的是,是我呆,是我呆!(喜不自胜的)

师娘:你呀,可别辜负了英台的一番情意啊。

梁高兴地说不出话,既而又犯起愁来:师娘,英台对我的情意,我铭感于心,可是……他父亲要把她许给马文才,马家财大势大,我只不过是个穷书生,家徒四壁,如何高攀得起祝家。就算英台愿意嫁我,我又岂能让她跟着我受苦……

师母:山伯,你这么想就不对了。你们两人情投意合,感情深厚,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真挚的爱情更有力量呢?只要你们是真心相爱,祝老爷那边由师母出面做媒,一定会让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梁喜出望外地:如此多谢师母!

师母:好啦!你可知道英台为何急着回家,是祝老爷催她嫁到马家去呢!你明日便离开书院,师母和你一起去祝家提亲。 

梁:那……一切都仰仗师母了!



第八幕  楼台会

祝的闺房,陈设如第一幕。

人物:银心,祝,梁,丫鬟,祝老爷,祝夫人

银心急跑上:小姐,小姐,梁公子家派人提亲来了。

祝:你怎么知道?

银心:刚才我在门口看见媒婆从咱们家门口出去,说她是向咱们家老爷提亲来的,不用说准是梁公子家派来的。 

祝害羞的:不许你胡说!

银心:真的!小姐,怪不得今天早上有只喜鹊在窗口叫个不停,一定是有了喜事……

祝老爷上:哈哈!喜事喜事,这真是天大的喜事啊!

祝:爹、妈。

祝老爷:英台,有人上门提亲来了,你可知道我将你许配那一家吗?

祝:不知道,爹,你说嘛!

祝老爷:这门亲事可是非比寻常,那家的公子你也认识,就是本郡太守的儿子马文才。

祝:什么?马文才?

祝夫人:英台,你看怎么样啊?

祝:爹,娘,那马文才在书院时便举止轻浮,品行不端,又没什么学问,我可不想嫁给这样的纨绔子弟!

祝老爷:孩子话!那马家门第高贵,与咱们祝家可算是门当户对。年轻人荒唐些是情理中事,成了家便会有所收敛的。你嫁入马家之后,不仅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爹爹脸上也跟着光彩许多啊!

祝:爹,我不稀罕什么锦衣玉食的生活,我只想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祝老爷:什么?婚姻之事岂容得你来做主?告诉你,我已经收了马家的聘礼,这亲事你不答应也不行!

祝:爹,你也知道女儿的性子,爹要是强行逼我嫁入马家,女儿宁死不从!

祝老爷:你……好啊,简直是反了!

祝夫人:老爷,你先不要生气,让我劝劝她!

祝老爷:哼,今日你从也要从,不从也要从!(下)

祝:娘……

祝夫人:英台,你跟娘说实话,是不是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

祝:是。

祝夫人:那你告诉娘,他是谁,家住在何处?

祝:他……他是一个勤奋好学,才华出众的年轻人,他诚实,善良,认真,又很有上进心,对我更是情深意重,他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祝夫人:英台,我不想听这些,我只想知道,他的出身如何,是不是贵族门第?

祝:娘,出身和门第真的这么重要吗?我们只要真心相爱,就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就算是没有富足的生活,我也是不在乎的。

祝夫人:英台,你错了。这是一个讲究等级,注重门第的社会,人们都是自私而势利的,尤其是我们这样的大家族之间,婚姻只是一种政治手段。爱情这种虚幻的东西和现实生活是格格不入的。没有富足保暖的生活,再浪漫的爱情也会变得苍白枯萎,你知不知道?

祝:娘,我不想为这些虚伪的事情牺牲我的爱情。我情愿跟随心爱的人吃苦受罪,也不愿和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人共度一生。

祝夫人;英台,你太天真了。你以为你的固执能改变一切吗?徒劳的挣扎只会导致更多无谓的痛苦,忘了那个年轻人吧英台,为了你们两个人以后都能平淡快乐地生活,就当你们的相识只是一场美梦吧!

祝;不,娘,我忘不了他!娘,难道你年轻的时候就没有喜欢过的人么?为什么要嫁给从来也没见过面的爹呢?你们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你事事顺从,忍气吞声,你真的快乐吗?

祝夫人:英台,这就是生活啊!谁没有年轻过,谁没有向往过美丽的爱情,可是,我们是改变不了这个社会,改变不了这个时代的,我们只能顺从命运的安排。我是这样,你也必将会这样!

祝:娘,你不用说了。我不要走你的老路,就算是死,我也决不会放弃的!

祝夫人:英台!……

画外音:老爷,外面有个人自称是梁山伯前来求见。

银心:哎呀,小姐,是梁公子来了!

祝:真的是梁兄来了,我要去见他!

祝夫人:英台,这个梁山伯就是你说的那个人吗?

祝:是啊,娘,他一定是来提亲的。我要去见他!

祝夫人:英台,你一个女孩子怎么随便出去见客,让娘先去看看。

祝:那……好吧。

祝夫人下。银心也跟着下去。

祝在房间里坐立不安,来回转圈:梁兄他真的来提亲了。他果然没有负我!可是,爹若是知道了他的身世,一定不会同意的,这可怎么办好呢?……

银心跑上:不好了,小姐!

祝:怎么了?

银心:老爷听梁公子说你们二人在书院私定终身,马上大发雷霆,要把梁公子打出去呢!

祝:什么?(要下)

祝老爷上:好啊英台,你背着爹娘做下的好事!来人啊,看住小姐,不许她踏出房门半步!(又下)

祝:梁兄,梁兄啊!(被银心和其他丫鬟拉住了)



第九幕(梁山伯家中)

一张床,两只凳子。

人物:梁,梁母,祝夫人

梁山伯躺在床上呼唤着祝的名字。梁母端着药碗坐在旁边。

梁:英台,英台,英台……

梁母:山伯,山伯,吃药了。

梁:英台……

梁母垂泪道:山伯,你不要再想她了!她根本瞧不起咱们这种家庭,你去求亲,她爹不答应也就罢了,还把你打成这样,你们是不会有结果的!

梁:娘,我知道,可是英台她是真心喜欢我的。你不要怪她……

祝夫人上:梁公子,你的伤好些了么?

梁:祝夫人?

梁母:你来干什么?还嫌你们祝家害得我们山伯不够惨吗?

梁:娘,祝夫人远来是客啊!(向祝夫人)不知祝夫人来此有何见教?

祝夫人:我是来求梁公子写一封信给小女英台,同她断绝关系。

梁:祝夫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祝夫人:不瞒梁相公说,英台对梁公子深情意重,宁死也不肯嫁到马家去,这几天在家里都是不吃不喝,以泪洗面。梁公子,你若是真的对她有情,能忍心看她这样折磨自己吗?

梁:祝夫人,虽然我现在一贫如洗,论家世配不上英台,但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请夫人给我们一个机会,我一定会发奋读书,考取功名,不让英台陪我吃苦……

祝夫人:梁公子,你就是科场高中又能怎么样呢?在这个以门第为贵的社会,科举出身的读书人是没有什么地位的,你至多也不过做到小小的县令,无论如何也比不上马文才的。你凭什么跟他争,又凭什么保证英台日后的幸福?

梁:我相信英台不是嫌贫爱富的人。我也许不能给英台荣华富贵,但我有信心让她幸福!

祝夫人:梁公子你错了。英台自幼生长在深闺,她还是个天真的小女孩,不懂生活也不懂爱情,她根本不知道真实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她现在说喜欢你也许只是一时的孩子话,也许只是因为她没有遇到更优秀的人,你们的爱情是经受不住生活的考验的。等她认识到了追求这种爱情所要承受的种种磨难,她一定会后悔的。梁公子,你是知书明礼的人,难道会不知道这个社会是容不下离经叛道,容不下真诚和永恒的么?你真的要逼英台走上这条绝路,让她成为一个不孝的女儿,让祝家成为旁人的笑柄吗?

梁:不,祝夫人,我希望英台永远幸福。

祝夫人:那么,就让英台对你死心,让她永远忘了你,心甘情愿地去做马家的媳妇吧。你还年轻,你会遇到更好的姑娘来做你的妻子,你会习惯没有英台的生活,英台也会渐渐忘记这段荒唐的感情。这一切一切都会过去,甚至连回忆都留不下……

梁呆呆的:真的……能够全都忘了么?……好吧,夫人,我写!(他挣扎着起身下床,突然喷出一口鲜血)

梁母惊叫:山伯,你怎么吐血了,山伯,你不要吓唬娘啊!

祝夫人:梁公子!梁公子!

灯光暗下



第十幕(哭坟)

梁的坟墓

人物:四九,祝,祝夫人,银心

四九在坟头烧纸祭奠:公子,你安心走吧,但愿老天怜你这一片痴情,下辈子让你和祝小姐在一起。

远远的传来喜庆鞭炮声,四九:公子,你可听见了么?祝小姐就要嫁到马家去了,你死前一定要我们把你葬在这里,不就是为了再看他一眼么,公子,你看见了么……

祝一身嫁衣,上:梁兄……我来看你了……

四九惊讶地回过头来:祝小姐,你……

祝缓慢地来到坟前,看着墓碑,扑倒在碑前:梁兄!(她拿出梁山伯写给她的信,一遍又一遍的看着)

梁山伯的声音(念信的内容):英台,我爱你,所以我希望你幸福。可是这幸福我无法给你,如果忘掉我能让你过得开心一点,我情愿离开你,可是离开了你我又怎么活得下去?就算你能忘记我,我也绝不会忘了你的。英台,我可以为你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的代价……英台,我是不信来世的,可我真的希望我们能在来生相遇。来生,让我们不要将生在这个压抑人性和自由的人世,就让我们化做一对蝴蝶,双宿双飞,永不分离……

祝(大恸):梁兄……你好狠心啊,你怎么能就这样离开我,让我独自面对这悲凉的尘世?你是怀疑我们爱情的坚贞不愿再坚持,还是无力对抗强大的世俗只能以此来抗议啊?(起背景音乐)梁兄,你记不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马龙才他们都在笑话我,只有你不笑我,那时侯我就觉得我们的相遇是上天安排的缘分。你记不记得,我被先生罚挑水,你千方百计的帮我挑水,还差点被先生赶出书院。你记不记得,我们一起在烛光下读书,你说如果我是女子你一定要娶我为妻。你记不记得,那天你送我回家,我们在山上说过的话?梁兄,我的今生已经给了你,你却这样走了。我满腔的悲愤向谁诉说,我满眼的热泪又流给谁看呢!梁兄啊!你可以为我而死,我又岂能独生呢?你带我一起走吧!来生,就让我们做一对蝴蝶,永远逃离尘世的枷锁和束缚,在蓝天和阳光下自由自在地生活。梁兄,山伯!……

坟动,张开,四九吓得倒退了数步:公子,公子显灵了!

祝上前一步:梁兄,你是来接我的么?好,我马上就来了!(纵身跳入)

坟合上,音乐在这里达到高潮。

灯光暗下。半分钟后在亮起。

祝夫人站在坟前,银心跟在身后。

祝夫人:银心,你相不相信这世上是有生死不渝的爱情的?

银心:夫人,我不知道……

祝夫人叹了口气:我本来是不相信的。我本以为没有人可以抗拒命运,但我现在知道是有的。那就是生命的消亡,最直接也最有力的对抗!

银心:可是,人都死了还有什么用呢?

祝夫人:至少,这个故事会永远流传人间,鼓舞一代代为爱情执着的恋人们,让这悲剧不再重演。

银心:哎,夫人,你看,一对蝴蝶啊!(银心伸手捉住了一只)小姐最喜欢蝴蝶了,我把它捉到纱笼里陪小姐吧。

祝夫人:不,这蝴蝶本是一对,何必拆散他们呢?让他们自由自在的去飞吧!

两人注视着蝴蝶渐渐飞远,音乐渐起,伴歌词:碧草青青花盛开,彩蝶双双久徘徊,千古传诵深深爱,山伯永恋祝英台。同窗共读整三载,促膝并肩两无猜,十八相送情切切,谁知一别在楼台。楼台一别恨如海,泪染双翅身化彩蝶翩翩草中来,离得我们真情在,天长地久不分开!

下个视频

上个视频

推荐悦读

点击排行